学术研究
参观服务信息
开放时间:
周二至周日9:00—17:00开馆
周一(除国家法定节假日)闭馆。
馆址:济南市经十路11899号
领票办法:
免费不免票,
须携带有效证件领票入馆。
预约电话:
0531-85058202

山东长清小屯商代遗址的几个问题

作者:杨波

(山东博物馆)

位于山东省长清县城南15公里兴复河北岸的小屯遗址,曾因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屡次出土商代青铜器而为学术界所重视。但因种种原因,目前学术界对该遗址及出土文物情况尚缺乏清楚的了解,甚至存在因报道原因而引发的一址多名现象,加之资料介绍不详,影响了相关研究工作的开展。本文根据过去有关报道及最近披露的书信资料,对此加以梳理,希望对学者们有所助益。

一、遗址及出土青铜器情况

长清小屯遗址发现于上个世纪50年代,此后有若干篇相关报道。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山东省志;文物志》一书(以下简称《文物志》),根据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所获信息,对遗址做了如下描述: 

遗址位于长清县归德镇小屯村东、前平村西南的高地上。地势西高东低,大沙河自东而西,至此转向北,将遗址分割为两部分:东部高地位于大沙河转弯处,西、北两侧受河水冲刷较严重;西部高地位于大沙河西岸,东侧受河水冲刷,南侧受自然冲沟侵蚀。小屯水库将大沙河拦腰截断,大堤东端即坐落在东部遗址上。遗址现存范围,西部高地东西约150米,南北约100米;东部高地东西约150米,南北约200米,总面积约4万平方米。1957年小屯水库修筑过程中,在东部高地发现一批青铜器,山东省文物管理处即派员前往调查、征集,获青铜器70余件。1961年冬,修建水库溢洪道时,在东部高地南端又发现青铜器20余件。两次共获99件,其中容器16件,兵器58件,车马器14件,生产工具11件,此外还有陶器和石器等。据村民反映,当时出土的青铜器有相当一部分被古董商人携走,下落不明。1964年,该村村民将匿存的第二次出土的5件青铜器出售给山东省文物总店。长清县文化馆又先后征集到10件。文物部门共得1957、1961年两次出土青铜器114件,器类有圆鼎、方鼎、爵、觚、觯、提梁卣、贯耳卣、罍、豆等,其中17件刻有铭文,除少数小件时代稍晚外,均为安阳殷墟商代晚期墓葬所常见1。

这是对长清小屯遗址的最新的描述。其中提到小屯遗址重要的发现有两次,即1957年修筑小屯水库和1961年冬修筑溢洪道时的两次发现,共发现青铜器等遗物99件,为山东省文物管理处所征集。1964年小屯村民出售给山东省文物总店5件青铜器。这两次相加,青铜器数量达104件。加上长清县文化馆先后征集的10件青铜器,总数达114件之多。

上述数据与现已发表的报告有出入。据唐士和执笔的《山东长清出土的青铜器》一文(以下简称唐文)介绍,1957年首次发现青铜器,;计有容器16件、兵器58件、生产工具11件、车马器14件,共计99件,并收集到陶罐、石器等多件;,2并非如上引《山东省志;文物志》一书所说的70余件。《文物志》一书所说1961年冬的那次发现,青铜器数量达20余件,大部分为古董商人所携走,剩下的5件青铜器先是为村民藏匿,1964年出售给山东省文物总店。这应该就是唐文中以附录形式报道的;最近;入藏山东省博物馆的长清出土的5件青铜器。据唐文,该附录写于1964年2月7日,其入藏时间应该距此不远,与《文物志》所记出售日期相吻合。也就是说,山东省博物馆入藏的长清新出5件青铜器,乃1961年冬小屯遗址第二次发现之部分遗物。《文物志》所说长清县文化馆后来所征集到的10件青铜器,是否就是被古董商人所携走青铜器中的一部分?因无任何证据,这里不敢妄下结论,但事实上存在这种可能。如此计算,小屯遗址五六十年代两次出土青铜器,为山东省博物馆收藏的有104件,为长清县文化馆收藏的10件。而在这114件之外,仍然有少量青铜器下落不明。 

除此之外,小屯遗址青铜器还有第三次发现。此次发现时间是在1980年前后,青铜器出土地点位于前平村,距离小屯1.5公里,发现铜爵、铜斝和陶豆各1件,现收藏于济南市博物馆。3因为报道者用的是;前平村;,学术界一般称之为前平遗址。从《文物志》的介绍来看,小屯遗址位于小屯村东、前平村西南的高地上,该遗址横跨两个村,应属于同一处遗址。 

这样算来,长清小屯遗址出土的青铜器,有案可查的计有116件,分藏于山东博物馆、济南市博物馆和长清县博物馆。

还需指出的是,由于在1959年出版的《山东省文物选集》(以下简称《选集》)一书中,编者将1957年小屯出土的青铜器等遗物分在小屯、兴复河两个遗址名下,4对读者造成了误导,如不少学者至今仍认为二者属于不同的遗址。实际上,唐文开头提到青铜器出自;长清县南30里兴复河北岸,在王玉庄同小屯村之间;。 

总之,所谓兴复河、小屯与前平,5实际上是同一处遗址。因其面积较大,跨越若干村子的耕地,加之报道者未加审视造成一些误判,人为地造成不应有的混乱,这是应该引以为戒的。建议按照山东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中的称名,称之为小屯遗址为妥。

 二、小屯青铜器的埋藏遗迹单位

小屯青铜器数量巨大,且许多器物带有铭文,一向深受学术界的重视。但由于青铜器三次出土均非出自科学发掘,使其学术价值受到一定影响,有必要根据新的研究成果及资料,对其出土遗迹单位加以复原,并对其年代予以基本判断。

1980年前后发现的铜爵、铜斝和陶豆三件器物,爵、斝均为平底,陶豆带有四个十字镂孔,时代在小屯出土青铜器中是最早的。报道者判断其年代为早商晚期,相当于二里岗上层。有学者做出进一步推断,推断为二里岗上层晚段6或二期,7可从。而且,三件器物组成了一个完整组合,应该出自同一座墓葬。与之同时期且规格相当的墓葬,可举出山东历城大辛庄M107、8河北藁城台西M35、M36、M859和河南偃师商城M110等。这一时期的铜器墓在山东是极为少见的,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五、六十年代的两批青铜器出土情况,报道者未留下任何资料。学者据1957年出土的16件青铜器组合和铭文推测,;有可能是一座墓葬的随葬品;;11或认为两批器物分别属于不同的墓葬,即两座墓葬。12最近披露的陈梦家致王献唐的一封书信,13表明1957年小屯那批青铜器应出自3座墓葬。书信内容如下:

献老:你五月十二日手教,到底来了。在此时如此心情中,得你庄谐的教言,使我感激。上次写信时,仿佛是我妻子大病初愈,出院回家的几天,那时我尚觉安定一些。岂知病未好透,出院已一切照常,廿天,忽于前数日有重行爆发之势,积至昨日(即前日午夜),忽山崩海沸,令人惊愕。我只得黑夜重行送院急诊,候至昨晨八时,历经哀求,始得重入病房。病人多,床少,挤进去争一席之地,有如此之难。此是我第二次经历,化险为夷,此刻已较平静。然经此激动,我之心情,你当可想而知。我与她共甘苦已廿五载,昨日重送入院,抱头痛哭而别,才真正尝到了这种滋味。人生需为此而来,夫复何言。

不勉(免)仍要继续断代,并扩至东周,此意我于数月前已着手。无奈两个半月来,为病人之事着急,又已丢开。我自当以先生的教励,重行鼓足干劲作下去,并盼你常加督促。恐天下之大,我只有对先生寄如此的希望了。我前数月重写西周断代,曾经想彻底改动一下,好好大做一番,心中拟了个大纲。

以上还是十四日写的,后来病况又有恶化,至觉不安之极。我原拟将重编;西周铜器断代;的计划向你说一说,留待下次吧。《尚书通论》,闻西北有人要批评它,说书中;笑话;有十多处。我正等候看此评。但只有笑话十多处,未免太少,该考的错误实在不止此数也。

承告长清又出殷墓,是好消息。1919年该县崮山驿出铜器七件(田告铭),参见梅原《形态学》。我恍惚记得是殷代的,此次三墓大略同此。考古所今年派了几个人上山东调查,是队长;向你请教一切。将来有什么好消息,你;走私;告诉我一些吧。

今早一大早即起,小小庭园中,太太心爱的月季业已放苞待放,令箭荷花射出了血红的几箭,最可痛心者是一群黄颜色的美人蕉全开了。美人蕉啊,何以名之为蕉?憔悴乎?心焦乎?

不多写了,下次还想请教你关于三礼如何着手的问题。

匆匆即请

撰安五月十六日午前

晚陈梦家敬上

上世纪五十年代,像陈梦家与王献唐这样作为;改造对象;的老一辈知识分子,身心都不免面临有形与无形的摧残,内心深处的压抑、苦痛只能向最为知心的朋友倾诉。《王献唐师友书札》就收录了陈梦家写给王献唐的书信若干封,上面所引的这封书信即是其中之一。该信只注明;五月十六日;而没有写明所在的年份,但可以肯定的是应该距1957年小屯青铜器发现不久。信中提到与夫人;共甘苦已廿五载;,则写信应该是在1958年,因为陈梦家与夫人赵萝蕤成婚日期是1932年秋。另据《夏鼐日记》这一年5月12日有如下记载:;陈梦家同志来谈,谓其爱人精神病又发作,送入医院;,14与信中所描述的赵萝蕤发病情形正相吻合。值得注意的是,信中提到长清出土的三座殷墓,至关重要。无疑,陈梦家是从王献唐来信中获知的。可以推测,作为毕生对商周青铜器始终关注有加的王献唐先生,在他的信中对小屯青铜器的出土情况有所描述,应是研究这批器物的第一手资料。遗憾的是,由于;文革;初期发生在陈梦家先生身上的悲剧,后人可能永远无法得识这封信的内容了。值得庆幸的是,信中提到的殷墓为三座,为我们了解这批青铜器提供了重要线索。 

那么,王献唐先生又是如何获知小屯三座殷墓的信息的?笔者认为,这要归功于唐文开头提到的路大荒先生。从文中可知,1957年受省文管处委派前往小屯对出土青铜器进行调查的正是路大荒先生。路大荒(1985-1972)是著名的文学史家。1946年抗战胜利之后被王献唐任命为山东省图书馆特藏部主任,建国初期任山东省古代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等职,在文物调查保护方面做出贡献。151960年11月16日王献唐病逝,葬于济南万灵山公墓,其碑文正是路大荒撰写的。16王献唐应该是从路大荒那里了解到1957年小屯青铜器出土情况的,因此他的说法是可信的。

至于小屯遗址60年代初出土的那一批20余件青铜器,因有些资料(主要是收藏于长清县博物馆中的青铜器)尚未经报道,不敢遽断是否出自同一墓葬,但对于已经发表的5件器物,我们认为朱凤瀚先生的意见是对的,即它们属于同一座商墓的随葬品。

综上,目前所知的小屯出土的三批青铜器均属墓葬中的随葬品,而且,至少出自5座墓葬之中。

三、小屯青铜器的年代及学术价值

小屯出土的青铜器,除了80年代初出土的两件属于二里岗上层二期之外,早年出土的两批,论者均认为属于商代晚期即殷墟期。具体而言,有学者认为;大体相当于殷墟文化第四期;,即帝乙、帝辛时代。17或认为相当于殷墟铜器分期第三期并略有早晚,相当于传统分期的殷墟三、四期。总之属于殷墟文化晚期。

因为这两批铜器上多署有铭文,其史料价值便尤为重要。有学者指出:16件青铜礼器,;其中12件铜器上署有该族(即;;——引者)与另一族的复合族徽。;19也有学者认为:;两组铜器皆有同样的铭文,疑当出于同墓或同一墓地。铭文表明作器者属商人强宗氏;。20但据唐文和《选集》统计,这两批铜器除了占据绝对多数的;;之外,至少还有京、眉、戈、(?)等数种。这些铭文在至少四座墓葬中是如何分布的?是交叉分布还是相对分散地分布?尚未公布的那10件青铜器有无铭文?这些都需要进一步进行研究。当下比较稳妥的意见是否可以这样认为:长清小屯商代墓地上限为二里岗上层晚段,下限为殷墟四期。商代晚期这里是一处由若干宗族组成的墓地。其族群以强宗;;为主,同时还包括若干其他宗族的人群。

长清地处泰沂山脉西北缘,遏控东西、南北交通要道。其在交通上地位之确立,不但可验之于《春秋》经传,如襄公十八年(公元前555年)晋、齐广里之役,也可证之以战国时代的;骉羌钟;铭文。21从中可知,东周时期中原各国欲行东进,长清为必经之地,战争也往往因此而在这里展开。这种情形可上溯至商代,商王朝在向鲁北、鲁南开拓的过程中,平阴、长清一线也是不能绕开的通道,它是连接郑州商城、安阳洹北商城和殷墟等不同时期商王都与广大东方地区的纽带。验之考古发现,由长清小屯向东,济南刘家庄、大辛庄等重要商代遗址呈线性分布;由此向南,则与陈梦家信中所提到的长清崮山驿构成交通通道。崮山是古代驿站所在地,故有崮山驿之称。

商代末年的征夷方,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与东方、尤其是与鲁北地区的东夷有关。若然,长清、济南一线的商文化遗址应该是征战的途经之地。值得注意的是,长清崮山出土的;田告;铭青铜器,据《殷周金文集成》共6件,即;田父甲簋;、;田父甲卣;、;田父甲爵;、;田父甲斝;、;田父辛方鼎;和;田父甲罍;,应是一墓所出。;田;既是族徽,又当为氏名,可能是以官职而得氏者。

总之,长清小屯是一处十分重要的商代遗址。虽然残存面积只有四万平方米,但实际面积要大得多,且遗址商文化延续时间长,出土铜器等级较高,应该予以高度重视。

 

----------------------------------------------------------------------------------------------------------------------------------------------------

 

注释

1山东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山东省志,文物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66-67页。

2山东省博物馆:《山东长清出土的青铜器》,《文物》1964年第4期,41-47页。

3韩明祥:《山东长清、桓台发现商代青铜器》,载《文物》1982年第1期,86-87页。

4山东省文物管理处、山东省博物馆合编:《山东省文物选集》(普查部分),科学出版社1959年版。

5如蔡鸿江:《二十世纪以前山东省青铜器出土之概说》,王志民主编:《齐鲁文化研究》第十辑,泰山出版社2011年版,311-315页。

6陈淑卿:《山东地区商文化编年与类型研究》,《华夏考古》2003年第1期。

7朱凤瀚:《中国青铜器综论》(中),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版,1049页。

8山东大学东方考古研究中心等:《济南市大辛庄商代居址与墓葬》,《考古》2004年第7期。

9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编:《藁城台西商代遗址》,文物出版社1985年。

10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第二工作队:《1983年秋季河南偃师商城发掘简报》,《考古》1984年第10期;杜金鹏、王学荣、张良仁:《偃师商城小城的发现及其意义》,《考古》1999年第2期。

11李伯谦:《族族系考》,《考古与文物》1987年第1期。

12朱凤瀚:《中国青铜器综论》(中),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版,1049页。

13《王献唐师友书札》,1842-1844页。

14夏鼐:《夏鼐日记》卷五,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370页。

15路士湘:《路大荒老人传记》,《山东图书馆学刊》2009年第3期。

16李勇慧:《王献唐先生年谱》,《山东图书馆季刊》1994年第2期。

17邹衡:《试论殷墟文化分期》,《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0年版,73页注①。

18朱凤瀚:《中国青铜器综论》(中),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版,985-1008、1049页。

19李伯谦:《族族系考》,《考古与文物》1987年第1期。

20朱凤瀚:《中国青铜器综论》(中),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版,1049页。

21孙稚雏:《骉羌钟铭文汇释》,《古文字研究》第十九辑,中华书局1992年版。

 

 

来源:《齐鲁文物》第1辑(2012)山东博物馆编第218-223页编辑:王玉娟


山东博物馆版权所有 鲁ICP备06021945 访问量:
馆址:济南市经十路118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