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参观服务信息
开放时间:
周二至周日9:00—17:00开馆
周一(除国家法定节假日)闭馆。
馆址:济南市经十路11899号
领票办法:
免费不免票,
须携带有效证件领票入馆。
预约电话:
0531-85058202

山旺国家重点保护区建置史考略

作者:

(1. 山东博物馆;2. 北京自然博物馆;3.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

       摘  要: 采用文献考证法,依据馆藏文献以及相关研究文献,探究和回顾了山旺化石保护区建设的历程。山旺化石最早发现于清朝康熙年间,而其科学意义直至20世纪初才被确定。20世纪三四十年代,通过国际交流我国学者较早地对山旺化石进行了系统全面的调查研究。建立山旺化石保护区的倡议始于1978年。1980年,山旺成为我国第一个以化石为保护对象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山旺化石遗产资源的保护、研究和宣传中,山东博物馆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博物馆在自然遗产保护方面的成功范例。

  关键词:山旺  国家重点自然保护区  博物馆  自然遗产保护

  1. 引言

  山旺国家重点保护区是我国第一个以动植物化石为保护对象的保护区,位于山东省临朐县山旺村、解家河村。其地层是中中新世(17-15 Ma)属于湖相沉积,由薄如纸张的硅藻土页岩组成,动植物化石保存精细,目前已发现有10多个门类600余种(孙启高等,2000)[1]。山旺也因此成为研究古近纪古气候、古生态的重要化石产地,引起了欧美和东亚多个研究机构的广泛兴趣,目前以济南、北京、南京等地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为平台,国内外专家开展了大量合作研究。;山旺成为一个在世界植物学、生态学等领域广为人知的名词。但是与此同时,山旺化石的发现时间和发现过程、设置保护区的本末缘由、重要的研究活动,以及山东博物馆作为重要的科普教育平台在保护区建设中所起的关键作用等这些问题都没有及时的被整理发掘出来而存在较多疑问。本文采用文献考证法,依据山东博物馆、北京自然博物馆、山旺化石博物馆的馆藏化石及图像资料,梳理了山旺化石保护区建置历史,对山东博物馆及其前身广智院在山旺化石保护区建设中的作用,也做了较为深入的探究。

  1. 山旺的发现

  山旺化石的最早记载见于清朝康熙年间(1661-1722),临朐贡生张新修《筒丸录》载:;神龙易骨,必于土内,尧山曾出一具头如牛,一角当顶;尧山即今山旺尧山。晚清时期,人们对山旺的认识更加深入,尤其对硅藻土地层层理细密、干后翻卷、动植物化石丰富的特性认识准确,形象称其为;万卷书,光绪十年(1884)《临朐志》:;灵山东南五里俗传山麓溪边有特别产物,曰:万卷书,自地面掘取极易。其质非土非石,平态洁白,层叠如纸。揭视,内现黑色花纹,昆虫、鱼、鸟、兽诸形态。1935年《临朐续志》:;山之东麓有巨涧,涧边露出矿物,其质非土非石,平整洁白,层层成片,揭示之,内有黑色花纹,虫者、鱼者、鸟者、兽者、山水人物花卉者,不一其状,俗名万卷书。惟干则碎裂,能久存[2]。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美北长老会(American Presbyterian Missions, North)传教士伯尔根博士(Paul D. Bergen,18601915)在山东旅行途经山旺,发现;印着奇鸟异兽的石片,便采集一些植物和鱼化石标本带回美北长老会传教士山东登州文会馆(Tengchow  College)(在今蓬莱县)。后来,登州文会馆馆长赫士(Warson McMillen Hayes,1857-1944)博士将伯尔根采集的标本送;山东基督教共合大学(后称齐鲁大学)地质系主任斯科特(James. S. Scott))鉴定,确定为古生物化石[3]。古生物门类最全、种属最多,保存最完整、最集中的山旺化石群产地,自此开始公诸于世。

  伯尔根博士与山东博物馆前身广智院有关。广智院原在青州,由英国浸礼教传教士怀恩光(John Sutherland Whitewright,18581926)于1904年创建。1917年,齐鲁大学创建,广智院列为齐鲁大学社会教育科。伯尔根1883年来华,1904年任潍县广文学校(齐鲁大学前身)校长,1904年至1908年,柏尔根与同驻潍县的美国人方法敛和驻青州的英国人库寿龄等一起收藏甲骨。齐鲁大学在济南创建后,三人所藏甲骨陈列于广智院。1935年,加拿大人明义士著《柏根士旧藏广智院陈列河南殷墟出土甲骨写本》,录柏尔根收藏甲骨74片(方辉,2000)[4]。1949年以后,广智院并入山东博物馆,柏尔根收藏所有甲骨共122片,全部入藏山东省博物馆。

  2. 山旺化石的研究

  山旺化石的正规科学研究始于20世纪30年代,1935年杨钟健到昌乐野外考察,顺访了齐鲁大学斯科特教授;斯科特展示伯尔根采集的山旺植物和鱼化石。旋即,杨再访问斯科特,详考山旺化石发现经过及产地情况,得知产地在临朐山旺村。1935年5月,中央地质调查所北平分所所长杨钟健(1897-1979)首次在山旺地区进行地质调查和生物地层研究,在考察笔记中记述:;出山旺村为一山脊至解家河岸边,见河西有页岩出,细审之,叶、花、昆虫、蝌蚪等化石甚多,更往西,有黄砂及页岩,内含玄武岩弹甚多,其中见有龟及哺乳动物化石碎块[5]。此行采集了大量植物化石, 还有昆虫、鱼、蛙、龟和哺乳动物化石标本;并借阅了伯尔根采集的标本;1936年6月,杨钟健在《中国地质学会志》发表关于鱼、蛙化石的研究报告,首创;山旺统地层单位(洪友崇,1985)[6]。1937年,阮维周调查了山旺的硅藻土矿,建立;解家河系和;山旺系地层单位。原;山旺系中下部一套黄色砂砾岩另立为;解家河系。

  自1936年至2000年,国内学术界对于山旺的研究共有163篇文献(表1),分别从地质地理、动植物化石、古环境和古气候等角度进行了深入的探索(孙启高等,2000)[1]。对同一化石产地,有如此广泛而深入的研究,这在世界古生物化石产地中是为数不多的典型。

 

 表1 山旺研究文献概览

 

  序号文献类型数量/(篇、部)1山旺植物化石研究392山旺动物化石研究373山旺地质研究304山旺昆虫化石研究185综合研究76学位论文和博士后工作报告87其他非正式出版物24合计 163

 

     山旺古生物的研究以植物最丰,植物化石的早期研究始于20世纪40年代,1940年,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Fan Memorial Institute of Biology)所长胡先骕(字步曾,号忏庵,1894-1968)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古植物学家钱耐(R.W. Chaney,1890-1971)合作出版《山东山旺中新世植物群》(A Miocene Flora from Shantung Province, China)(Hu & Chaney,1940)[7],成为首部系统研究山旺植物化石的专著(冯广平,赵建成,王青,2011)[8]。1978年,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研究所和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联合出版《中国新生代植物》,收录了1974年以前已发表及新发现的新生代植物化石149属、301种,其中大部分种类来自山旺(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研究所,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1978)。《山东山旺中新世植物群》收录了30科61属84种植物;《中国新生代植物》收录43科87属125种(王宇飞等,2000)[9]。此后,陆续有新的类群发现,目前已发现的类群中以温带落叶植物为主,混生了部分亚热带常绿和落叶阔叶植物。 

  3. 山旺保护区的建立

  20世纪70年代末,山旺发现的大量保存精美的动植物化石引起了国际国内古生物学界、植物学界、动物学界的广泛关注,建立保护区以保护珍贵遗产的动议呼之欲出。1978年10月,中国古生物学会(Palaeontological Society of China)在山旺召开了全国古生物地层现场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来自全国各地古生物学专家、教授、地质工程师、古生物研究人员和地质工作者近二百人。与会人员一致称赞:山旺是目前我国中新世地层保存化石最丰富最精美的一个地点,象山旺化石保存这样好、门类这样多的中新世地层,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山旺是进行科学研究和科学普及、教学的一个十分良好的现场。以中国古生物学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地理部主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尹赞勋(1902-1984)、中国古生物学会副理事长卢衍豪(1913-2000)、北京大学地质系主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乐森寻(1900-1989)、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裴文中(1904-1982)等为代表的科技工作者家一致拥护山东省将山旺列为重点自然保护单位的做法,并建议提请国务院将山旺列为;国家重点自然保护区。

  1980年1月17日,国务院批准山旺为国家重点自然保护区[国务院(80)国办函字2号]。1980年7月,山东省人民政府和临朐县人民政府发布公告,设定自然保护区面积为1.2平方公里(牛山、尧山、角岩山、山旺、解家河一带)。1981年,山东省山旺古生物化石保护管理所在保护区建立,负责保护区的建设,以及标本的收集、保藏和研究。1985年4月,山东省在临朐县城建立了山旺古生物化石陈列馆。1999年10月,国土资源部和国家环保总局确定山旺为国家地质遗迹保护区。2001年12月,国土资源部将该保护区批准为山东山旺国家地质公园,面积13平方公里。

  4. 山东博物馆的重要作用

  在山旺化石保护区建设、遗产保护和科普教育方面,山东博物馆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1)采集与收藏化石标本

  山东博物馆从1960年开始采集山旺化石标本,在1960年、1962年、1965年、1966年、1973年、1976年、1978年和1979年等时间段内,多批次抢救性采集山旺化石标本。其中,1965年、1978年和1979年的采集规模最大。截至1979年底,山东博物馆共采集山旺化石标本2207件,其中植物标本1388件、昆虫标本206件、鱼类标本485件、两栖类标本37件、爬行类标本11件、鸟类标本2件、哺乳类标本78件。《中国新生代植物》[10]记述的125种山旺植物化石中,山东博物馆有84种。除不断采集增加馆藏外,山东博物馆还向国内数家博物馆及科研机构赠送了山旺化石标本83件,扩大山旺化石标本在国内的影响。

  (2)发现山旺山东鸟新种

  山东博物馆孟振亚多次赴山旺采集标本,并向当地的群众及采矿工人讲解化石的重要性和保护化石的方法。1976年5月,孟振亚再次赴山旺采集化石,见到了郭姓矿工1975年发现的鸟化石,遂带回博物馆作进一步研究。同年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专家合作,将鸟化石厘定为鸡形目、雉科新属新种山旺山东鸟(Shandongornis shanwanensis)(叶祥奎,1977)[11]。此项研究填补了我国中新世鸟类化石研究的空白,引起了当时的国际古生物界的轰动。

  (3)山旺昆虫化石的研究

  山东省博物馆张俊峰教授对山旺昆虫化石进行了系统而深入的研究,先后出版《山旺昆虫化石》和《山东山旺中新世昆虫与蜘蛛》等两部专著,前者系统描述了山旺中新世昆虫272种,隶属于12目,74科,161属,其中新属48个,新种221个[12],后者又系统描述了山旺中新世昆虫135种,隶属于11目,50科,100属,其中包含新科1个:三节蝽科(Trisegmentatidae),新属31个,新种104个,此外,这两部书中也对先前报道的一些种类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和修订,这样,累计山旺化石昆虫群共400种,隶属于12目,84科,221属,在这个类群中绝灭属占总属数的1∕3略多,现生种仅占总种数的5%。此外,在《山东山旺中新世昆虫与蜘蛛》一书中系统描述了山旺蜘蛛化石23种,隶属于7科,14属,其中包括5个新属,16个新种[13]。

  自Grabau(1923年)发表了我国第1篇昆虫化石的研究报告至《山东山旺中新世昆虫与蜘蛛》出版之前,我国境内的昆虫化石被描述的共800余种,而山旺地区就有400种,约占我国已知种类的一半,这说明了山旺昆虫化石群的重要地位,而这两部专著在中国乃至世界古昆虫研究领域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为世界古生物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基础资料。

  (4)保护和宣传山旺化石产地

  1978年,中国古生物学会山旺现场会期间,理事会同意组建山东古生物学会,挂靠在山东省博物馆。1982年4月,山东古生物学会正式成立(孙宗田,2002)[3]。学会成立伊始,就强烈呼吁各有关单位,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加强国家重点自然保护区山旺化石宝库的保护,使这一个具有重要科学价值的化石产地能为人类做出应有的贡献。同年6月,学会向山东省政府提交报告,呼吁加强山旺化石保护,停止开采硅藻土。2005年,山旺硅藻土全面停止采挖,使得这些珍贵遗产得到较好的保存,为未来的科学研究和文化创意留存资源。

  1978年,为配合中国古生物学会山旺现场会议的召开,山东省博物馆和临胸县文化馆举办了山旺化石展览,山东博物馆编辑出版《山旺化石》图册。1979年12月,在全国科技协会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上,尹赞勋向代表散发《山旺化石》,引起了许多科学家的重视。钱学森在大会发言中,对《山旺化石》图片极为珍爱,建议把;山旺划为;天然公园,如美国的;黄石公园一样。山东博物馆在促成山旺国家重点自然保护区的建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5. 结论

  山旺化石最早发现于清朝康熙年间。20世纪初,齐鲁大学斯科特依据伯尔根采集的标本最早判定了山旺化石的科学意义。杨钟健和胡先骕等较早系统地凋查和研究了山旺化石产地和山旺化石,此后山旺成为我国乃至世界上研究活动密集的化石产地之一。由于山旺化石种类丰富、保存精美,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遗产意义,中国古生物学会1978年动议建立山旺国家重点自然保护区。1980年,国务院正式批准山旺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为我国第一个以化石为保护对象的自然保护区。山旺化石是珍贵的自然遗产,为保护这些遗产资源,山东博物馆在标本采集、新类群发现、保护和宣传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山东博物馆的工作,成就了博物馆在自然遗产保护方面的成功范例。

  

  (原文发表于《齐鲁文物》第1辑,科学出版社2012年2月。)

  

  注释:

  [1] 孙启高,李凤麟,梁明媚,等:《中国山东山旺中新世地层及古生物研究文献目录(1936-2000)》,《植物学通报》2000年第六届国际古植物学大会专辑。

  

  [2]孙博:《山旺古生物图鉴》,北京:科学出版社,1995年,第7页。

  

  [3]孙宗田:《济南科技大事记》,济南:黄河出版社,2002年,第15页。

  

  [4]方辉:《明义士和他的藏品》,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115-116页。

  

  [5]孙博:《山旺古生物图鉴》,北京:科学出版社,1995年,第14页。

  

  [6]洪友崇:《山旺硅藻土矿中的昆虫、蝎、蜘蛛化石》,北京:地质出版社,1985年,第2页。

  

  [7] Hu H. H, Chaney R. W. A Miocene Flora from Shantung Province, China. Washington: Carnegie Institution of Washington Publication,1940:1-147.

  

  [8]冯广平,赵建成,王青:《北京植物学史图鉴》,北京: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年,第28页

  

  [9]王宇飞,李承森,宋书银,等:《 山东山旺中新世植物类群的部分修订与发现》,《植物学通报》2000年第六届国际古植物学大会专辑。

  

  [10] 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研究所、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中国新生代植物》编写组:《中国植物化石第三册:中国新生代植物》,北京:科学出版社,1978年,第50页。

  

  [11] 叶祥奎:《中新世鸟类在我国的首次发现》,《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1977年第4期。

  

  [12]张俊峰:《山旺昆虫化石》,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1989年,第1-8页。

  

  [13]张俊峰,孙博,张希雨:《山东山旺中新世昆虫与蜘蛛》,北京:科学出版社,1994年,第3-4页。

 

 

 

 

 

来源:《齐鲁文物》第1辑 (2012) 山东博物馆编 第285-290页  编辑: 王玉娟


山东博物馆版权所有 鲁ICP备06021945 访问量:
馆址:济南市经十路118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