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回顾
参观服务信息
开放时间:
周二至周日9:00—17:00开馆,16:00停止入馆
周一(除国家法定节假日)闭馆。
馆址:济南市经十路11899号
领票办法:
免费不免票,
须携带有效证件领票入馆。
预约电话:
0531-85058202

山东名人馆——刘国松现代水墨艺术馆

人物简介 

 

     刘国松,祖籍山东青州,1932年出生于安徽蚌埠。1948年考入南京国民革命军遗族学校,1949年随遗族学校到台湾。1951年考入台湾师范学院美术系。1956年创立“五月画会”,掀起台湾现代艺术运动。1960年应聘担任中原大学建筑系讲师。1961年受建筑界材料理论影响,放弃油彩与画布,重回纸墨世界。1968年发起成立台湾“中国水墨画学会”,倡导中国画的现代化,因开辟了在现代时空下表达现代人精神的水墨画新境界而被台湾画坛誉为“现代水墨之父”。曾任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主任、台南艺术大学造型艺术研究所所长,受聘美国威斯康辛州立大学、爱荷华大学客座教授,当选国际艺术教育协会亚洲区会长。获世界艺术文化学院颁发的荣誉博士学位及中国首届中华艺文奖“终生成就奖”。参加世界各国美展50余次,画作为世界63家收藏机构收藏,在世界各地举办个人画展百余次。

 


 

展览概况 

 

    “刘国松现代水墨艺术馆”设在山东博物馆12号展厅,作为“山东名人馆”的一部分,展示刘国松先生捐赠的绘画作品。所展出的102幅作品,为其各个时期的创作,作品的创作年代从1949年延续至2013年。其中,有最早的人物小像《妈妈,您在哪里?》,也有近来的新作《秋之变奏》、《四季册页》。展览按年代排列展示作品,能够体现其整个艺术发展的历程。作于1950年代初的《白描人物》、《花鸟》、《山水》、《树石图》等,展现了先生早期娴熟的传统国画技巧;稍后的《又梦塞尚》、《裸女》、《静物》、《褪了色的玫瑰》,则体现出其着力西方绘画的努力。1960年代的《回旋曲》、《岭上烟雨》、《临流直下》,是先生回归东方水墨之后的创作,使用粗厚的“国松纸”,以大笔触的狂草式线条和“抽筋剥皮皴”技法,营造出东方抽象水墨画的意境。1969年的《地球何许?之7》、1972年的《环中》、《一个东西南北人》等是先生“太空画时期”的作品,他将这一创作题材延续至今,如《午夜的太阳》(2005年)、《汇报:神舟六号之5》(2008年)皆是近年推出的该系列新作。1970年代中期,先生开始实验水拓法,《钱塘潮》(1974年)是其较早的水拓画,将月下潮水翻滚拍岸的景象尽现画中;《天池》(1982年)是其驾轻就熟的水拓作品,以水拓法在画面上呈现出行云流水的动感,形成笔锋不可及的玄妙之境。1980年代,他转入渍墨画的探索和实验。最早的渍墨画《山耶?荷耶?》(1986年),以渍墨法将山水、荷影的意象发挥得淋漓尽致;近年创作的《濑》(2005年)、《卧龙海秋波》(2007年)、《卧龙海四季印象》(2009年)等九寨沟系列作品,是在描图纸上以渍墨法表现九寨沟的波光潋滟及水波的动、静之美。西藏组曲系列则充分利用独特的“国松纸”和“抽筋剥皮皴”技法,展现出雪域高原的自然原貌。《费利崎河谷》(2007年)、《罗布崎》(2011年)、《雪枝下的春意》(2011年)等,皆以此种媒材和技法展现出不同的景观。

       艺术馆所展示的全部作品中,有82幅为刘国松先生先后无偿捐赠给山东博物馆。按照山东博物馆与刘国松先生友好协商达成的捐赠协议,今后,刘国松现代水墨艺术研究中心将定期举办刘国松个人新作展和召开学术研讨会,并从新作展中选出3至5幅代表性作品无偿捐赠给山东博物馆,最终捐赠作品总数不少于100幅,以充实、更换和保护艺术馆中的在展作品,确保中心的可持续发展。刘国松先生还决定将获得的“终生成就奖”100万元奖金捐给山东,作为“刘国松现代水墨艺术基金”,以推动水墨画艺术的创新和发展。

 


  

“刘国松现代水墨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

 

  

    为了推进中国现代水墨艺术的发展,探讨刘国松的水墨艺术成就,山东博物馆于“刘国松现代水墨艺术馆”开馆当日,召开“刘国松现代水墨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同时“刘国松水墨艺术研究中心”正式成立。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地区、德国、美国、韩国等国内外三十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研讨会的议题包括①刘国松先生艺术之路探索;②刘国松先生现代水墨艺术实践与理论研究;③刘国松先生在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④刘国松先生的影响及对海峡两岸艺术交流的贡献等。研讨会将于4月28日结束,研讨会论文将结集出版。

 


 

 展厅实景








 


  

撰稿:于芹、范菲菲    摄影:练洁    编辑:王玉娟、练洁

 

 

画外记忆:一个东西南北人

 

  刘国松先生的一生曲折、精彩而传奇。祖籍山东的刘国松,1932年出生于安徽蚌埠。1938年,父亲战死抗日疆场,从此,他与母亲辗转逃亡于湖北、陕西、四川、湖南、江西各地,历经磨难,抗战胜利后方才定居武昌。
  
  童年的坎坷经历,在今后的岁月里,变成了伴随刘国松整个艺术生涯的鲜明质素。正如文化评论家萨伊德提到,作为一个流徙的知识分子,置身边缘的处境往往使之无视常规与现况,遂能以不落俗套的思考方式和荒诞不经的行事手段,做出标新立异的创举。刘国松能在艺术创作上挑战传统而推陈出新,与其早年经历所塑造出的人格品质不无相关。他以山水为母题的作品,几乎皆为无人之境。对此,有论者从源头上推测,认为这“同他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的遭遇有着直接的联系”。“刘国松在回忆这段颠沛流离的经历时说,当时一同避乱的都是军人的家属,素质大都很差。刘国松母子逃难本是日本侵略的结果,但在途中所受的凌辱竟来自这些一同落难的同胞。”(彭德《刘国松的艺术渊源》)或许,这样的经历让他过早见识了人性的丑恶,也让他更加渴望和崇尚自由,所以,他“乐于面对山水而回避面对人物”,其笔下只见山水不见人的无人之境,正是他所向往的远离喧嚣的自在世界。
  
  刘国松很早就展露出艺术方面的才华。1946年,他曾利用裱画店里裁剩的纸和废弃的笔,一口气画了近八十张画。这一年,刘国松十四岁,开始接触中国传统绘画。1948年,刘国松考入南京国民革命军遗族学校,次年只身随校赴台,就读台湾师大附中。远离故土与母亲的刘国松,深感相思之苦,在一张明信片背后创作了水彩画《妈妈,您在哪里?》,表达天涯相隔后的思乡愁绪。这张难得一见的人物作品,是刘国松留存下的最早一幅作品。

 

妈妈,您在哪里?

 

  1951年,刘国松考入台湾师范学院美术系。他受虞君质老师的启发,认为根植于传统农业社会的传统国画,并不来源于我们现代人的生活,而是来自于古人的生活,遂对缺乏活力的传统国画渐失兴趣,开始接触水彩与油画,致力于西画研究。这期间,朱德群、廖继春二师对他影响最大,印象主义、浪漫主义、立体主义以及巴洛克美术也皆深得其心。1956年师大毕业后,刘国松在廖继春老师的鼓励下发起成立“五月画会”。1957年5月,首届“五月画展“于台北举办,以刘国松等四位台湾师大美术系的同级毕业生为联合参展人。他们“求变”、“求肯定”的用心是推动其西画创作的动力,这期间的创作基本全是油画,如刘国松所言,“这个阶段可以说是完全跟随西洋现代画的发展来发展的”。
  
  当“五月画会”在世界画坛名声渐响之时,刘国松忽然领悟到,“模仿新的,不能代替模仿旧的;抄袭西洋的,不能代替抄袭中国的”。1960年第四届“五月画展”后,刘国松开始回归东方水墨,并试图将中国水墨画带入一片新境界。他用独特的现代工具和技法写传统画意,还将书法的狂草笔法带入画中,创造出自我独特的画风,从此正式开启了水墨画的现代化之路。1963年,作品《云深不知处》入藏香港艺术馆,这是其作首次为美术馆收藏。1965年,首次个展在台湾艺术馆举办。1966年,经美术史学者李铸晋的推荐,他获得美国洛克菲勒三世基金会两年环球旅行奖,开始了艺术环球之旅。伴随刘国松艺术风格的第一次成熟和定型,赞誉和评论蜂拥而至。
  
  1968年,一张美国太空船阿波罗八号绕过月球拍摄的地球照片,触发了刘国松的创作灵感。从此,他进入了研究者所谓的“太空画时期”,四年间完成作品300余幅,成为享誉世界的“太空画家”。其首幅《地球何许?》获得美国“主流69”国际美展的绘画首奖。
  
  1972年底,刘国松觉得“太空画”有过于西化之嫌,遂决意回归水墨传统并发展新的绘画风格。1973年,他开始尝试水拓画,经过数年琢磨,逐渐掌握了适度控制水与墨与色的窍门。藉由水拓法所产生的自然偶得的痕迹触发灵机妙绪,他妙手完成了一件又一件恍若天工的佳作。1977年到1987年前后,刘国松的水拓法日益圆熟,而这段时期,也正是他创作成熟的巅峰期。从1986年起,他又转入渍墨画的探索与实验,一批成熟运用渍墨法的杰作相继问世,再次令世人眼前一亮。
  
  回望八十年人生路,刘国松将六十余载时光倾注于绘画艺术。他常用一方青田石印,上以白文镌刻“一个东西南北人”印文。以此闲章自况他的艺术与人生,想必再恰当不过:他原籍北方山东,辗转流离之后却定居在南方台湾;他发蒙于东方传统绘画,却在青年时沉湎于西方画系;他以追随西画而名声鹊起,却因发展了东方现代水墨而为世瞩目;他通过海外美展,让西方感受到中国现代水墨的魅力;更通过大陆巡展和讲学,引领了两岸水墨画界的探索与交流。
  

 

画里记忆:作为画家的刘国松

 

  一、东西方之间——早期绘画
  
  1951年,读完高二的刘国松考入台湾省立师范学院美术系。进行系统的中西绘画学习。他大学一年级时所绘一幅花鸟作品,仿宋人笔法,用笔顿挫有力,线条细致劲健,晕染浓淡合宜,风格工整细腻,起伏转折之间展现出娴熟的传统国画技巧。1953年的《树石图》、1954年的《山水》图,以墨笔写山石、坡树、流水、远帆,构图布景、运笔用墨、皴擦点染,皆带传统水墨画的风格和特色。这些作品,不仅显示了刘国松自小临摹古画而打下的扎实的传统水墨功底,也反映出他在学院系统化教育下所遵循的传统规范。

 

山水

 

  在西方绘画的学习上,刘国松从朱德群、孙多慈等老师那里得以接触西方的现代艺术思想,又在当时美国新闻处的图书馆中,阅读到许多国外出版的画册和美术读物,对西方艺术兴趣渐浓。他广泛地涉猎欧美现代艺术的各个流派,通过对水彩、油画的学习摸索不同的西方绘画技巧和风格。他作于1954年的《又梦塞尚》、《裸女》等水彩画,将西方现代绘画诸家风格糅合其中,颇能说明他在学习西法上的努力,也是他综合所学以形成个人风格的积极尝试。从这些彻底的西方绘画形式中,不难发现刘国松在西画上摸索求新的成分。

 

又梦塞尚

 

  在东方传统绘画与西方现代艺术浸淫下,刘国松开始追求绘画的中西合璧。1954年的水彩作品《阿里山森林铁路》,在研究者萧琼瑞看来,是一幅初具刘国松个人风貌的作品,“画中林木和苔点以国画笔法点染,铁路及桥面下的木柱则被刻画得仔细而立体,形成有力的视觉引导”。1956年的水彩画《基隆后山》,也运用了这种中西融合的创意,将传统水墨山水笔法带入画中,“以线条勾勒山形,以点苔法作坡面,以浓淡渲染上色,特别在树干的笔触上看到书法线条的运笔力道,树叶的‘个字点’与‘介字点’画法糅合了传统水墨绘画的基础。”(《一个东西南北人——刘国松80回顾展》,国立台湾美术馆。)

 

基隆后山

 

  1956年,刘国松发起成立“五月画会”。“五月画会”的定名,虽取意自法国的“五月沙龙”,旨归则在宣扬华人的“现代艺术”。早期五月画会的创作基本以西画形式为主,作品风格也无不附丽于西方绘画。1957年的油画《静物》、1958年的《褪了色的玫瑰》,从媒材到内容,都体现出刘国松“全盘西化”的创作态度。

 

褪了色的玫瑰

 

  二、是景何处寻——狂草抽象系列
  
  当1959年第3届“五月画展”结束后,刘国松开始对自己在绘画上“全盘西化”的作风进行深刻的反省。那时,他逐渐认识到民族风格的重要,他说,“任何一位有创造性的画家都离不开他自己的传统,也无须特别排斥。”这是刘国松绘画思想的转折点,也是他“浪子回头”的一年。从这一年起,他的视线重回东方水墨,试图在传统绘画的基础上,注入西方现代艺术的元素以寻求变革。
  
  1961年,刘国松受到历代名画真迹范宽《溪山行旅》、沈周《庐山高》、郭熙《早春图》的震撼,决定对这些旷世杰作进行重新解构。在石膏铺底的画布上,他用稀释的油彩和墨汁,循着范宽、郭熙、沈周的画面结构来画,先后创作了《如歌如泣的泉声》、《庐山高》等作品。这批作品,工具和方法取自现代西方,画意源于中国传统,风格形式则是抽象表现的,从而“写下了中国画家与传统对话的一种新的模式”(王家骥语)。
  
  不久,受建筑学界材料理论的影响,刘国松决定放弃西画媒材,回归中国的传统绘画材料纸笔墨。在媒材上,他与纸厂联合研发了一种粗筋棉纸,运用这种“刘国松纸”及所谓的“抽筋剥皮皴”,创造出了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绘画风格。在技法上,他重新发掘中国传统艺术中以书法入画的抽象美,心慕笔追五代石恪与南宋梁楷的写意风格,将狂草笔法带入画中,成就了自我独特的画风。1964年创作的《岭上烟雨》,使用了粗厚的国松纸,以大笔触刷出狂草式的墨色,以抽筋剥皮皴的技法在墨色中撕下纸筋,留出白色的线条,表现出山石肌理及流云意象,构图简洁明快,虚实相生,墨色浓淡变化,渲染深浅合宜,线条曲折多端,呈现出山、云、雨、雾之间的浑然状态,带来东方抽象水墨画的意境。1967年所作《临流直下》,同样以大笔触扫出中国式大山水的抽象意境,虚实中以大片留白增加视野的广度与景观的深度,大笔淡墨轻扫出的细密线条,巧妙地表现出瀑布临流直下的纹路,显现出自然天成的美学神韵。

 

岭上烟雨

 

  三、宇宙印象——太空画系列
  
  太空画的发想源于1968年。美国宇宙飞船“阿波罗8号”自月球背面拍摄的地球映像,令刘国松灵机一触。其“太空画”创作,以1969年初开始的《地球何许?》系列为雏形。
  
  《地球何许?》在画的下方,“以大笔触的书法线条加上抽筋剥皮皴法,表现虚实交错的意境。有单纯黑白的对比,有墨彩兼具的表现,以圆弧形代表星球表面的辽阔视野,弧形上面则以裱贴法衬托球体的圆形轮廓,仿佛太空船摄影镜头下的地球显像,也有神话里嫦娥奔月、玉兔捣药、吴刚伐木的幻影。”

 

地球何许?之七

 

  《一个东西南北人》系列是刘国松带有自传意味的作品。画面上以三个星球为主要构图,两个圆形置中上下排列,主题“一个东西南北人”以海报裁剪后的方形印刻文字置于最上的圆形里,下部狂草书法大笔触再染上橙色背景,圆弧形作为三分之一和三分之二的划分,并以喷枪形成黄色的渐层效果,突显橙色与上半红色交界处的谐调光晕,中间以单纯米黄的圆形调和上、下繁复细节,整体画面带着硬边艺术、平涂色彩的特点,将抽象水墨意境与抽象表现主义融合为一。

 

 

一个东南西北人之十五


 

  《汇报:神舟六号之五》创作于2008年,延续了刘国松“太空画”系列的架构,“下半部弧形内以大笔挥洒、大片留白,表现狂草书法的抽象意境,抽去纸筋后留下白线,表现细节、肌理;上半部以对称于两边的弦月为虚拟情境,深邃的天空中,以裱贴法将神舟六号的特写影像与左右相呼应,红色的圆形与弦月等距且置中,再以六个代表光环的同心圆圈,把画面上下左右四个元素串联起来,其中的圆形、圆环、弦月都以喷枪上色,画的上半部表现硬边造型艺术,细腻、均匀、纯净的喷枪色彩,与下半部的粗犷、挥洒、空灵成为鲜明的对照,多种元素在上下迥然不同的意境中融合为一,构成一幅具有时代意义的创作。”

 


汇报:神舟六号之五

 

  太空画创作让刘国松成为享誉世界的“太空画家”。这一题材的创作高潮在1972年底进入尾声。
  
  四、画若布弈——水拓画系列
  
  1972年底之后,刘国松开始了水拓技法的尝试。水拓法是将墨与颜料滴入水中,取其在水面漂浮游散的效果,以纸吸附后再进行画面的加工处理。这是中国美术史上最难的一种技巧,因其带有极大的随机性,如何控制浮动于水面上的墨与色,是一大难题。墨汁布满水面后,放纸的速度会影响拓墨的浓度,快则墨浓些,慢则墨淡些;不同时间滴的墨,呈现的浓淡也不同;静止与流动的水面也会影响墨块的形状;在水面喷洒松节油、香蕉水后,墨与水结合再加上油,又会形成更细腻的线条以及多层次的纹路。
  
  1974年完成的《钱塘潮》是刘国松“水拓画”时期早期的作品。他用墨色在水面的自然流动构成画面的背景,再以裱贴法制作出天上的圆月与江岸的山石,将月下潮水翻滚拍岸的景象尽现画中。尽管这幅作品多少还有些“太空画”时期“人工”制作的影子,但给观者最大震撼的却是那潮水奔涌的“自然”气势。

 


钱塘潮

 

  1982年创作的《天池》是刘国松驾轻就熟的水拓作品。此作以水拓法为主,辅以裱贴法完成:通过水墨与宣纸间浑然天成的交融,表现山、水、云、雪间的微妙变化,让画面呈现出行云流水般的流动之感;再以裱贴法安排画左下角的山峰,使之与右上部柔和的云雪相呼应;又用渲染和局部勾勒表现溪流、河岸等细腻景观,整体营造出一幕自然造化的玄妙之境

 

天池


  
  2001年所作《鱼儿与水花共舞》将水、墨、色、油各自的特性巧妙结合、延展,形成一种明快的、流动的、多彩的视觉效果。画面中细腻而丰富的线条和纹路——是鱼儿,是水花,是小鱼吐出的泡泡,抑或是鱼儿欢快游走而产生的波纹——带给观者无限的遐想。


  
  五、如梦如幻——渍墨画系列
  
  1985年前后,刘国松开始转入渍墨画的探索。渍墨法是将两纸相叠、打湿,自然贴合后,纸之间产生气泡,用干排笔调整气泡位置,再滴下墨汁、颜料,使之顺着气泡游走产生墨、色肌理;若在气泡边缘加墨,墨与水交融,产生浓淡变化的水墨肌理。待墨干后,将两纸揭开,构图布局,渲染着色,整理成画。这种技巧运用了墨的渗透性,用水墨于纸上应运而生的自然效果,取代以笔雕琢而出的画痕,使整体呈现浑然天成的灵气。渍墨法可用于宣纸、描图纸等,纸质不同,产生的效果也大异其趣。
  
  1986年创作的《山耶?荷耶?》是刘国松较早的一幅渍墨画作品。由渍墨法形成的水墨交融的画面,其墨块浓淡变化与纹路延展走向,望之如雨雾中的山峰,亦如大写意的水墨荷叶。正如画作名字那样,是山是荷,任凭观者感受。

 

山耶?荷耶?
  

  自2001年开始创作的上百幅“九寨沟系列”,堪称刘国松“渍墨画”的极致。刘国松在不吸水的描图纸上进行渍墨渍色,形成远较宣纸上鲜明细致的肌理质感,成功表现出九寨沟的瑰丽色彩及迷人的波光水影。2009年创作的该系列作品之一《卧龙海四季印象》,经过渍墨渍色处理后,再进行渲染补色。画面上部构图,下部留白,于虚实之间表现空灵的美感;以黄、绿、橙、红、蓝、黑等色彩的微妙变化,呈现卧龙海春、夏、秋、冬的四季印象,自然、婉转、连绵、灵动,美不胜收。2010年的《冰雪交融春将至》,用斑驳的渍墨渍色效果和明快的色彩,传达着冰雪将消未消时的初春气息,给人一种明净、清爽、欢悦之感。
  

  

卧龙海四季印象

 

  
  附:相关评价
  

  从1961年开始,刘国松在台湾背负着“艺术叛徒”的罪名,揭竿而起去革中锋的命,一路走来可说始终如一。他的影响力由台湾到香港,而后遍及大陆各地,还到达东亚儒家文化共同体中的国家,乃至海外的华人世界……现代水墨画在刘国松的扬厉下,必将成为二十一世纪中国绘画的主流,并建构起中国艺术的新传统。

——美国堪萨斯大学荣誉教授:李铸晋
  

  纵览刘国松的整个艺术生涯,可说充分实现了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责任和文化使命。他虽然接受过西方文化的洗礼,但很早便意识到欧美帝国主义殖民思想的祸害,因此回归到中国艺术的传统中并加以探本穷源,继而坚定不移地发扬现代水墨画的民族精神。他的艺术创作以及相应的思想行动,在在表现出一种不向强权屈服、不与浊世妥协的坚定意志及崇高理想,可说树立起中国知识分子艺术家的新典范。

——画家:李君毅
  

  再翻阅刘国松画集,我的印象是突兀,梦幻,蜕变。动、静不相剋,奇变与单纯穿插,画面既厚重,亦轻盈,此情此景何处寻,谁知。

——画家:吴冠中
  

  在吴冠中先生这样的中国画改革者那里,他是80年代的先行者,他看到的是刘国松现代的形态构件,特别是艺术形式或者语言上的抽象美表述,这和吴冠中先生提出的“形式美”和“抽象美”形成一种契合。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
  

  在刘国松的作品面前,我总是感到我自己身在一个奇幻多变的冰国当中,由于春天的阳光,使这个冰国既温暖又晶莹变化。

——画家:黄苗子
  

  今日的国画家如果仍用古人的眼光来观自然,那就是泥古不化,难以自立。刘国松的画面俯玩山水,却是合乎时代的新视觉经验。等到进入太空时代,他的画面赫然也呈现逼近的月球,和地球风起云涌的弧形轮廓,其间的比例却属于哲学,而非天文学。于是画家把他的观者再次提高,去面对赤裸裸的宇宙,其地位介于神与太空人之间。至此,刘国松的画境真的是巧窥天人之际了。

——诗人、散文家:余光中
  

  (刘国松)透过不断造型变化与尝试,终而激发、塑成那些可能是全世界艺术家也极少触及、思考的宇宙课题。

——台湾成功大学历史系教授:萧琼瑞
  

 

 

本文节选自范菲菲撰写的《画里画外:记台湾现代水墨名家刘国松》一文,原文发表于《走向世界》 

   摄影:阮浩、周坤    编辑:王玉娟、练洁

 

山东博物馆版权所有 访问量:
馆址:济南市经十路11899号
鲁ICP备06021945